“娃哈哈公主”宗馥莉資本遇挫:並購首戰竟被套路?如何重振娃哈哈帝國?

宗馥莉帶給娃哈哈極富想象力的資本故事,在喧鬧三個多月後戛然而止。
  5月12日,港股創業板上市公司中國糖果控股有限公司(下稱“中國糖果”,股票代碼:08182.HK)發布公告,娃哈哈董事長宗慶後之女宗馥莉實際控製的Ever Maple Flavors and Fragrances Holdings Limited,預計以5.73億港元(約合5.07億元人民幣)收購中國糖果。
  此次收購帶給市場的想象力是,一旦成功,多年堅持不上市的娃哈哈,可能會在宗馥莉的操刀下開始曲線涉足資本市場。更大的故事是,宗馥莉打造的2.0版本娃哈哈,在營收和市值逐年下降之時,或將迎來希望股票報價
  然而,7月13日中國糖果的一紙公告,宣告了要約失效,宗馥莉“借殼上市”夢碎,中國糖果的股價又回到了原點。對於急於想證明自己的宗馥莉而言,首次征戰資本市場為何以失敗告終? 這會打擊她在這一領域探索的積極性嗎?
  意外失敗的收購
  宗馥莉入主中國糖果一度被認為難度不大。
  3月31日,中國糖果發布公告顯示,主要股東嘉慶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嘉慶”)及Noble Core與潛在買家Ever Maple Flavors and Fragrances Holdings Limited(其最終實益擁有人為宗馥莉)訂立意向書,潛在買家擬做出可能自願有條件現金要約,以收購公司不少於50%的投票權。
  公告一出,中國糖果的股價從於4月3日複牌後一路飆升,至5月11日再次宣布短暫停牌前,已從0.16元攀升至0.52元,漲幅達325%。


  ▲從3月30日公告發布後,中國糖果股價開始上揚。
  次日,中國糖果發布公告,宗馥莉將以現價31.44%的折讓價,即每股0.3565港元,花費5.73億港元(約合5.07億元人民幣)收購中國糖果。
  公告顯示,已於5月10日簽立不可撤回承諾的中國糖果的主要股東嘉慶及Noble Core,分別擁有公司發行總股本9.33%及16.68%,即宗馥莉已獲26.01%投票權。由於其他股東持股均不超過5%,宗馥莉隻需再收購24%的投票權,入主中國糖果似乎大局已定。
  從中國糖果2016年財報看來,公司年度營收為7575萬元,同比下降6.7%。對於這家上市一年即轉盈為虧的中小型企業,宗馥莉也許更看重其港股殼資源。
  盡管娃哈哈此後在回應媒體時稱“這是宗馥莉的個人行為”,但該借殼行為仍被外界解讀為“宗馥莉借力於資本市場給娃哈哈帶來新的增長機會和可能性”實德
  公開資料顯示,Ever Maple Flavors and Fragrances Holdings Limited為宗馥莉擁有的“恒楓係”公司之一,同為“恒楓係”的恒楓貿易有限公司為持有98%宏勝飲料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宏勝飲料”)股份的大股東。而宏勝飲料承擔娃哈哈三分之一的飲料生產業務,並負責娃哈哈大部分跨行業的投資新項目和國際化業務。
  出乎意料的是,這場被市場解讀為即將讓娃哈哈走上資本路的“借殼”,卻在兩個月後以要約失效收場。
  7月13日晚,中國糖果發布公告稱,截至2017年7月13日下午4點,要約人就收購公司全數股份一事,由於要約之首項條件未獲達成,要約已失效,而要約將不會延期或修改。
  其中,未達成的條件指的是“於截止日期下午四時正前就有關數目的股份接獲要約有效接納書,有關股份連同於要約之前或期間已收購或同意收購的股份,將導致要約人及與其一致行動人士合共持有本公司50%以上的投票權。”而宗馥莉最終獲得的股份僅為26.03%。
  娃哈哈公主“被套路”?
  這幾個月裏,除了中國糖果的股價坐了一輪過山車,就僅剩宗馥莉的“深表遺憾”了。
  7月14日,宗馥莉通過個人微博發布關於“與中國糖果控股有限公司現金要約失效”的聲明,表示“在整個過程中我司始終恪守要約人的責任與義務,以最真摯的誠意旅行各項收購事宜。”同時,宗馥莉失落難掩,稱“公司深表遺憾”。


  ▲宗馥莉在個人微博發布聲明。
  收購未成,也有聲音質疑中國糖果“套路滿滿”。
  有市場人士認為,在門檻較低的港股創業板上市不到兩年便有意易主,是典型的造殼、賣殼。財報顯示,中國糖果2015年、2016年均處於虧損狀態。
  在此之前的一年裏,中國糖果的股價始終徘徊在0.1-0.15元,公布收購要約後,股價一路繼續攀升,在5月22日一度暴漲至0.94元,與過去52周內0.093元的最低股價相比,翻了足足10倍。
  《無冕財經》(ID:wumiancaijing)翻閱中國糖果公告發現,自公司2015年11月上市以來,與宗馥莉簽訂不可撤回承諾的主要股東嘉慶,就從最初持股51.99%經三次減持至11.19%。此外,2月22日,中國糖果以購入作辦公室及用作一般運營資金為由,擴大股本16.67%。主要股東嘉慶及Noble Core的持股比例再被稀釋至9.33%及16.68%。
  對於宗馥莉為何並未獲得50%投票權,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此前在接受《證券日報》采訪時如此分析:“首先,中國糖果的大股東(嘉慶及Noble Core)曾經多次減持公司股份給第三方,但實際上減持部分被券商持有,且每家的持有量均不足5%的舉牌線,此時他們已布好高價套現的局;其次,中國糖果又在宗馥莉收購前配售新股,名義上是業務發展所需,實際上是低價獲得更多籌碼;最後,放出宗馥莉收購的消息股價直線拉升後,所有不足5%的持股人都可立即高位套現。”
  公告發出後,中國糖果股價在7月14日當天立即跳水56.79%,從0.53元暴跌至0.229元。截至7月17日收盤時,股價再跌31.44%,迅速恢複到3月底消息傳出前0.157元的水平,總市值2.75億元。
  為何積極征戰資本市場?
  宗馥莉收購失敗,也令娃哈哈的現狀再次引發外界關注。
  “不差錢”、“堅持不上市”的宗慶後,曾通過鋪開全國的經銷商體係占領市場,坐穩國內飲料行業頭把交椅。2011年,娃哈哈實現營業收入678億元,同比增長23.65%,各項經濟指標連續14年登上中國飲料行業榜首。
  自2004年海外留學歸國加入娃哈哈,宗馥莉從基層管理崗位做到如今擔任宏勝飲料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娃哈哈進出口公司總經理,經曆了中西方企業文化的磨合期、宗慶後登上首富之位的娃哈哈鼎盛期、消費升級下傳統飲料行業的衰落期。
  想必她也看得見娃哈哈的頹勢實德
  在業績傲人的2011年裏,宗慶後曾放出豪言:3年內實現銷售收入1000億元。然而3年後,這個理想非但沒有實現,娃哈哈的業績還開始連年下滑。
  2013年營收攀升至783億後,2014年就下降8%至720億。全國工商聯發布的《2016中國民營企業500強發布報告》顯示,2015年娃哈哈營業收入494億元,相較於2014年暴跌226億元,排名由31位下降至70位。
  據歐睿谘詢數據顯示,在2014年-2016年期間,娃哈哈明星產品營養快線的銷售額分別為153.6億元、115.4億元、84.2億元,幾乎縮減一半。同時,娃哈哈另一大品類瓶裝水的市場份額也逐漸減少。尼爾森2017年3月數據顯示,娃哈哈瓶裝水在占據80.7%市場份額的瓶裝水六巨頭中位居第五,排在農夫山泉、華潤怡寶、康師傅、百歲山之後,市場份額僅為8.6%。
  麵對走在下坡路上的昔日“娃哈哈帝國”,極力想證明自己的宗馥莉似乎也正在曲線尋求重振之法。
  實際上,這位“娃哈哈公主”對企業管理和資本市場有著與父親宗慶後截然不同的態度,並有過多次資本運作的探索嚐試。據英國《金融時報》2016年10月報道,宏勝飲料集團公司拜會了包括高盛在內的多家國際銀行,有意收購美國最大乳品企業迪恩食品。5月9日,據彭博新聞社報道,宗慶後稱公司正在與美國乳製品龍頭企業迪恩食品洽談,但至今尚未有更多細節流出。
  如今收購中國糖果失敗,未見得會打擊宗馥莉尋求資本的積極性,正如其公告所言,“這是一次積極的、具有建設性意義的探索,為公司將來在相關領域布局提供了寶貴的經驗。”走上市之路,或許是宗馥莉欲重振娃哈哈的重要舉措。然而,通過上市或海外並購能否解決業績下降的問題,仍待實踐考驗。
原文地址:http://news.10jqka.com.cn/20170720/c59927408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