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進軍網貸 美國大銀行搶占個人信貸市場

與中國五花八門、動則幾十萬的個人貸款業務相比,長久以來,美國的個人貸款業務始終好像“溫吞水”,除了信用卡服務,幾乎沒有任何其他的業務。不過,這種現象正在悄然改變,眼看著Lending Club等等新型機構大把賺錢,傳統銀行終於也按耐不住了。
高盛進軍個人銀行
高盛的個人銀行業務開展得靜悄悄,它沒有任何實體銀行,隻有網上銀行,也幾乎不打廣告。即使在財報裏,也沒有單獨列出自己的個人銀行業務。物業轉按
不過,互聯網的好處就在於信息的透明化。如果你搜索定期和活期儲蓄利率排名,高盛都名列第一。目前,高盛的活期儲蓄利率為1.2%,5年定期儲蓄的利率為2.25%,被理財雜誌“2016最佳銀行”譽為“最佳獨立儲蓄賬戶”。而美國銀行的活期儲蓄利率為0.01%,5年定期儲蓄利率為0.15%,相差甚遠。另外,美國的平均儲蓄利率僅為0.06%。目前,高盛在線私人儲蓄餘額為120億美元,相比其總存款1280億美元,不足10%,不過其儲蓄仍然處於增長中。
高盛這一變化開始於2015年。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最有爭議的得益者之一就是高盛。這家以為大公司做金融谘詢和並購等業務著稱的投資銀行,為了得到聯邦政府的緊急救助,不得不變身成為商業銀行。不過,多年來,高盛的商業銀行業務一直是“做做樣子”,直到2015年,高盛從GE Capital購買了160億美元的存款,並從Discover Financial Services高薪聘請了專家哈裏特·塔瓦爾(Harit Talwar),主導高盛網上銀行業務,並於2016年中開通了GS Bank,於當年開始測試馬庫斯(Marcus,高盛推出的消費者貸款平臺)。
如果說高盛網上銀行是其在金融科技方麵的大膽探索,那麽,“馬庫斯平臺”的出現就是一大飛躍。高盛一出手並非傳統的風險較低的個人信用卡,而是高風險、高回報的個人貸款。
高盛CFO馬丁·查韋斯(Martin Chavez)在二季報發布會上告訴分析師,數字貸款係統在2015年10月上線,預期可以帶來超過15%的資本回報,而這一數字超高了高盛第二季度整體公司普通股8.7%的回報率。陽光女傭
“鑒於高盛的市場地位,我們在技術和分析領域的實力,以及我們沒有實體分行,沒有老舊係統或信用卡,以及專註於這個蓬勃發展的數字消費金融圈的所有活動,我們看到了一個機會。”馬丁·查韋斯在季報發布會上說。
高盛的馬庫斯平臺為用戶提供最多3萬美元、兩年到六年期固定利率、無額外費用的個人貸款,主要目標人群為有較高信用卡債務的消費者。在馬庫斯推出之前,高盛集團在借貸方麵的布局隻有麵向私人銀行客戶的借款、住房抵押貸款,向私募股權基金提供的借款,向機構客戶的貸款等產品類型。
此外,目前以Lending Club為首的諸多網貸平臺的資金多來自於機構資金和個人投資,而馬庫斯卻不向個人開放投資入口,其貸款資金全部來自高盛集團。這就決定了馬庫斯平臺資金來源的安全、穩定,同時成本低廉。
“長期來講,網上信貸業務的利潤前景非常可觀。”高盛個人和商業銀行部董事總經理阿布尼亞·阿南德(Abhinav Anand)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阿南德在高盛集團負責銀行數字消費金融計劃中的決策科學等業務。
據高盛日前的統計數據顯示,馬庫斯平臺的放貸數量已經超過10億美元。到今年年底,這一數字預計將達到20億美元。
傳統銀行搶占個人信貸市場
網上個人貸款業務作為傳統銀行融入金融科技的一個切入點,在美國已經越來越受到重視。大衛·西尼托夫(David Snitkof)是著名網貸服務公司Orchard的首席分析官、聯合創始人。在2013年創立自己的公司前,他曾在花旗銀行工作過兩年多。
“前兩天,我看到花旗銀行首頁推送個人貸款的廣告,這在以前是不可思議的。我在花旗工作的時候,個人貸款業務是一個無人問津的小業務。”西尼托夫前不久在華爾街金融技術俱樂部舉辦的研討會上感嘆道。
在花旗銀行的主頁上,有專門的一欄叫做“借貸”(Lending),這很容易讓人聯想到“Lending Club”。花旗借貸業務細分成三類,其中個人貸款(Personal Loan)業務表明,如果你需要借款3萬美元以下,可以直接在網上申請,如果需要3萬到5萬美元,需要打一個熱線電話。作為風控的基本要求,花旗銀行要求借款人年收入必須在10500美元以上,並且是花旗銀行的客戶。陽光女傭
與中國的網貸平臺不同,美國包括Lending Club等在內的互聯網金融公司主要針對的是希望對信用卡貸款再融資的消費客戶,也就是那些欠了一屁股卡債、希望能有較低利息貸款的客人。在美國,信用卡的年利率平均約為17%到19%,而Lending Club等互聯網金融公司的利率從5.99%到35.89%不等。 高盛馬庫斯平臺的貸款利率大約可以低於信用卡公司3~5個百分點(6.99%~23.99%區間)。而花旗銀行則根據信用記錄,以個人借貸1萬美元為例,利息一般為7.99%到17.99%。
花旗銀行去年特地成立了“花旗金融科技”部門,該部門並沒有設立在銀行的曼哈頓總部,而是和信用卡部門在同一幢樓。在該部門的墻上,他們羅列了在個人借貸、支付、資產管理等業務上,花旗主要的新興金融科技競爭對手。
此外,富國銀行也在網上開通了個人借款業務,但和花旗銀行一樣,必須是富國銀行的客戶才能借錢。美國銀行和摩根大通則比較保守,還沒開展網上個人貸款,而隻有傳統的信用卡業務。不過,他們都成立了自己的金融科技部門。
今年3月,花旗集團的研究部門向投資客戶發布了題為《數字破壞》的行業研究報告,稱激進的變化即將到來,包括網上個人貸款在內的金融科技迄今已經賺了90億美元,和大銀行相比,還隻是“九牛一毛”,但他們預測,在未來四年時間裏,金融科技的收入將超過10倍,超過1000億美元。到2023年,金融科技將占北美個人銀行服務的17%,即2030億美元。金融科技在今後十年內會讓傳統銀行內三分之一的人失去工作。
“我把它形容為'滅絕時期',”花旗銀行全球個人銀行CEO 史蒂夫-波迪(Stephen Bird)稱: “在'滅絕時期',你要麽快速改變,並建立新的競爭手段,要麽你就滅亡。”
與金融科技亦敵亦友
根據美聯儲的統計,截至2017年5月,美國的循環消費信貸總額為1.018萬億美元。這對信貸公司來講,是一個巨大的市場。雖然部分金融科技公司先行一步,但風控在這行業卻是重中之重。
與中國的信貸市場不同,美國的個人信貸曾一直以信用卡主導,如果信用記錄好,可能獲得一年以上無息貸款購物的“好事”。而真正需要個人貸款的,往往是由於信用記錄一般,無法從信用卡那裏獲得較低利息的人。這讓人想到了什麽? 2008年金融危機前的次級房貸。對這樣的貸款,風控就更重要了。
目前,高盛已經開始使用算法進行風險管理以及數字化分銷。高盛數字金融部門負責人Harit Talwar此前多次公開表示,一個典型的客戶至少要有5000美元的信用卡債務,按時支付賬單,FICO評分為660或更高(美國FICO評分為300到850,2014年的平均評分是713),660抵於平均信用記錄。Lending Club在初創時,要求借貸人的FICO評分高於660, 但後來降低到了640;網貸平臺Prosper則要求FICO評分為640。
阿南德也提到,傳統金融機構進入信貸業務有兩種方法,除了像高盛這樣自己單幹,再就是和金融科技公司合作,“與金融科技初創公司合作,將客戶數據和風控模型與優秀的金融科技業務結合,用新產品來吸引和留住高凈值客戶。”阿南德說。
花旗銀行通過花旗風投,對Feedzai進行了戰略投資,Feedzai可以實時查找、消除所有商業渠道中的欺詐行為,包括在線和個人銀行業務。
而對金融科技公司來說,這也是絕佳的機會。金融科技公司麵臨著成本上升的問題。網貸平臺Prosper Marketplace、Lending Club和Avant已經先後出現了借款成本的上升,而有些貸款變壞的速度比預期更快。Lending Club自從 2014年底股票從每股27.98 美元跳水後,一直沒有恢復,上周五報收於5.21美元/股。
“傳統銀行的體係復雜,結構冗餘,但傳統銀行有足夠的人力和財力來應對監管,保持金融市場的穩定和平衡;另一方麵,新興金融公司有非常好的客戶服務係統,簡單實用的信貸平臺,它們的產品與信貸市場的需求完美貼合,但是有限的客戶量和不完整的風控模型讓監管機構始終保持高度謹慎。” 西尼托夫說,“傳統銀行和金融科技公司的關係亦敵亦友,我們現在麵臨的不是他們是否合作的問題,而是該怎樣合作的問題。”
“許多金融科技公司有一個很好的開始,但他們很難擴展公司的規模,”Capital One個人銀行新科技投資部主管Jaidev Shergill在最近的一個金融科技論壇上提到。
目前,Promise Financial公司已經停止發放新的貸款,轉而向銀行授權技術,其創始人稱,傳統銀行更適合數字貸款,因為它們的資金成本較低。(周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文地址:http://www.sohu.com/a/160940547_115239